换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早熟婴儿频频涌现圣元激素门引爆检查潮

发布时间:2020-02-21 22:44:27 阅读: 来源:换向阀厂家

每经记者陶斯然刘丹发自上海、北京

继武汉3例婴儿出现“早熟”情况之后,近日北京、湖南、广东、江西、四川、山西、辽宁等地相继又出现女婴性早熟病例,更有媒体报称广州有13个一直食用圣元奶粉的婴儿出现性早熟。对此,昨日(8月11日)采访了北京、四川两名出现“早熟”症状婴儿的家长,发现这些孩子的共同特点都是曾经食用过圣元品牌奶粉。

另一方面,针对奶源问题的质疑,圣元乳业改口称,“目前用的是新西兰奶粉,而产于欧盟的奶源则是以前用过的。”

“早熟”婴儿不断涌现

北京家长王先生告诉,自己一岁大的女儿下体出现分泌物,被初步诊断为性早熟,该女婴已食用圣元奶粉20天左右。

记者采访时,王先生正带着女儿在北京儿童医院进行检查,女儿小英(化名)趴在父亲身上不时地哭闹。据家人介绍,一岁零几天的小英出生后一直食用母乳,最近家人在一家超市买了一罐900克的圣元奶粉,小英喝了20天左右。5天前,家长发现孩子下体分泌白色黏液且带腥味。9日,良乡医院儿科医生诊断小英为激素过剩引发性早熟。

“现在全国各地因为孩子食用圣元奶粉出现早熟情况的有很多,我所在的(QQ)群里面就有十几个。”王先生告诉记者,发现女儿有症状后,他随即在天涯上发帖称“一岁女儿现在已出现早熟迹象”,迅速引起网友关注。王先生介绍,这两天不停有人打他电话,大多数是同样食用圣元奶粉的孩子家长询问情况。而网上的帖子在一天时间内已有15万的点击量,上千条回复。据悉,小英使用的圣元奶粉生产日期为2010年4月14日。

王先生告诉记者,10日已带小英去北京儿童医院挂专家号就诊。医生检测了骨龄、对孩子胸部进行了拍片。“大夫称胸部有一定发育,但尚未确诊为性早熟。”小英的母亲称,接下来还将进行下体白色黏液的化验、接受验血、B超、彩超等多项检查,化验结果预计周五出来。

四川白女士的小侄女也遭遇了这样的情况。孩子目前15个月大,从小一直食用圣元奶粉,家属近期发现孩子的乳房发育有些不对劲。“发育得比同龄孩子大很多,我们才开始担心。”白女士表示家里目前并不想纠缠或者打官司,只是希望孩子能够健康成长。11日,家属已经带孩子在当地医疗机构进行了检查。

部分地区圣元奶粉遭下架

“今天我带着宝宝去医院,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伍才挂号完成检查。”8月11日,一网友在一个圣元消费者的QQ群里如此表示,而他的表态当即引起了好几名网友的共鸣,“不仅排队时间久,而且价格也不菲。”

随着“激素门”越演越烈,不少担心的家长带着孩子纷纷赶往医院进行检查,导致医院门诊人数激增。

据报道,近日该地医院的儿童门诊出现了爆棚的现象,儿童医院儿科性早熟门诊室外,候诊患者一直坐得满满当当。苏州当地媒体也报道称,当地儿童医院门诊“一号难求”。

根据网友反映以及目前报道的新闻进行不完全统计,发现上海、浙江、江苏、安徽、山东、福建等华东地区的主要城市,均出现了医院婴儿检查突然增加的情况。而在昆明某儿童医院专门接诊儿童性问题的门诊,一个月的时间里被曝竟然接诊上千疑似早熟的患儿。

与此同时,圣元牌米粉也遭到质疑。据深圳电视台报道,一女婴疑似服用了圣元牌米粉,导致出现性早熟的症状,在停止服用之后,上述症状出现了减缓的迹象。

8月11日,记者联系了广州市儿童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刘丽,刘丽表示近日确实有家长前往医院咨询宝宝“发育了”是不是跟喝的奶粉有关,但对于医院接收到3名自称喝圣元奶粉的宝宝,刘丽表示并不清楚。

8月11日,有南方媒体报道,在广东省惠州地区已经有部分超市对圣元奶粉采取了下架处理。而在广州销售情况一般的圣元奶粉,最近在部分商场也出现无人问津的情况。不过,记者11日曾致电圣元奶粉客服热线,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不接受奶粉退货”。(每经记者李亚蝉对本文亦有贡献)

同步播报

湖北组织专家组对3女婴进行会诊

每经记者刘晓杰发自武汉

8月11日,根据国家卫生部安排,湖北省卫生厅组织专家组对圣元“激素门”3名女婴集体会诊。

“市卫生局工作人员刚打来电话,让我们下午3点去武汉儿童医院进行专家会诊。”电话那头,邓女士语气中充满了期待。此前,她一直盼着有关部门告诉她们对奶粉检测的最终结果。

3名女婴的会诊被安排在医院行政大楼的5楼会议室,50多平方米的会议室中,里外两层围成一个临时的会诊室,门外两位保安“严正以待”。现场一名导医告诉记者:“里面都是省厅的专家,我们护士长都在里面专门负责小孩的护理。”

记者发现,对3名女婴的检查主要是:抽血、CT扫描(只做了手掌部分)、超声波检查等。

从行政楼5楼到1楼,再到住院楼3楼,最后回到会诊所在地,这一路上一直有不少于两名医护人员全程陪伴。当然,更多的是全副装备的保安——他们不仅是为了3名女婴的安全,还有一个任务是阻止前来采访的记者。“你们有你们的工作,我们有我们的命令。你要是再拍照片,我就把你的相机缴了,”现场一位负责人对记者吼道。

晚上9点14分,会诊结果终于出来了——3位母亲得到的回复是:“会诊数据都没有问题,是单纯的乳房发育,不一定是性早熟。”

成都到上海托运轿车多少钱

私家车托运

贵阳到广州轿车托运几天到

三亚轿车托运

拉萨到重庆轿车托运几天到

轿车托运价格

哈尔滨能托运轿车到北京吗

轿车托运公司

东莞托运汽车到成都要多少钱

拉萨到天津轿车托运几天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