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英特尔新任CEO的棘手任务引导巨人转型

发布时间:2021-01-19 19:13:53 阅读: 来源:换向阀厂家

成为一名伟大继任者的秘诀是什么?答案并非总是显而易见。

一周前,英特尔董事会宣布布莱恩·科再奇(BrianKrzanich,下称“科再奇”)将于5月16日就任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相距他的前任保罗·欧德宁(PaulOtellini)从这一岗位上离开不到半年。

但这个选择似乎很难讨到媒体的欢心。“改组的希望落空了”,类似于《金融时报》的标题并不少见。

他们都在批评英特尔太保守了。科再奇在英特尔31年的履历表上,全都是和制造、供应链相关的,在去年升任COO之后的一次采访中,科再奇说他最好的“作品”就是缩短周转时间以及英特尔的工厂。

一个理想的人选应该是怎样的?他应该更懂移动芯片,因为英特尔所倚重的PC业务正在萎缩,而代表着未来的移动业务的市场占有率还不足1%,这被认为是上一任CEO欧德宁提前卸任的最主要原因。或者他应该更激进一些,如果没有破坏性的创新,英特尔就很难跳出原有的商业逻辑,这是个十分可怕的事情。“英特尔还是很有钱,但它所在的那个世界正在崩塌。”《纽约时报》这样写到。而且,他还得在内部拥有足够的威信和统治力,在一个拥有着“骑士桌文化”的大公司里,这比什么都重要。

但在英特尔董事会的视线中,这样的人选几乎没有。空降?惠普的李艾科、雅虎的巴茨已经足以让英特尔的董事会放弃这个念头了,英特尔从来都不是一个倚重职业经理人的公司。那在内部,还有谁能比科再奇更合适呢,他是刚上任的COO,他对英特尔的大部分业务都了如指掌。

虽然英特尔并没有在官方声明中提及科再奇的宏伟抱负,但他的中国团队不遗余力地用“再奇”这个中文名字,或许希望这个名字能赋予这位继任者“再创奇迹”的神力。

为何是他

作为英特尔的“老人”,科再奇在过去三十年,担任过一系列技术和领导职位,涵盖英特尔技术与制造事业部、英特尔定制代工部门、供应链运营、NAND解决方案事业部、人力资源、信息技术和英特尔中国战略等职能部门。

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与制造业不可分割。2006年,他对英特尔工厂和供应链实施了变革,提高工厂周转率60%,并使客户响应速度加快一倍。

科再奇受到的赞誉还包括“以开放的态度和方式解决问题,并倾听客户的需求,扩大了英特尔在产品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为公司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价值。”

作为全球IT行业举足轻重的高端硬件设备制造商,英特尔的日常运营依赖于分布在全球100多个国家的10000多家供应商为其提供设备、零部件、原材料和服务。过去五年中,这位强势的供应链专家因力主英特尔将元器件生产的时间缩短一半,并将从接收订单到出货的时间也减少一半而在业内成名。

这或许是英特尔董事会“非常明智”地选择科再奇的原因。

科再奇现年52岁,比他的前任小10岁,拥有工程师的经历、工作方式和思维习惯。但至少在半年前,他没有真正领导过一家大型公司。

而他面临的挑战将不同于他的前任保罗·欧德宁和他们的前任安迪·格鲁夫和克雷格·贝瑞特。因为英特尔现在的情况不同于十年前,当时它几乎完全统治了全球计算市场。而现在,面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移动芯片技术发展更快。

由于英特尔计划将60%的产品应用转移到PC以外的设备上,集结一支覆盖全球,运转高效的制造大军,无疑是芯片巨头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中最具价值的战略部署。

科再奇的使命也许不是推动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是与对的伙伴一起实现梦想,带领英特尔实现转变,以应对市场和对手的挑战。

市场环境并不乐观,全球个人电脑的销售量今年第三季度下降了8%。而英特尔有20%的销售额来自于服务器电脑芯片。英特尔此前发布财报显示,其今年第一季度总营收125.8亿美元,同比下滑2.5%,收入主要来源还是在PC和数据中心。

2012年11月,该公司的股票市值首次被无线芯片制造商高通超过,尽管后者的营收仅是英特尔的三分之一。

此外,英特尔的主要竞争对手ARM正在尝试“入侵”英特尔的领地,包括力争在2016年前夺取服务器芯片市场至多10%的份额。而该公司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芯片市场占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包括iPhone和大部分Android手机都采用ARM芯片。

虽然高端服务器和PC仍在产生巨大的现金流,但作为英特尔长远战略的移动和软件业务乏善可陈是一个事实。在移动芯片领域,英特尔只是一个失败者。英特尔目前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不到50%。而这些,都是英特尔希望这位继任者能改变的。

转型时刻

与他同时被任命的新任总裁詹睿妮(mes),原来是英特尔软件部门主管,2011年曾领导英特尔以77亿美元收购第二大杀毒软件公司McAfeeInc的交易。

很多媒体都认为英特尔本来是可以给科再奇找一个更合适的搭档,比如现任CTO大卫·普尔穆特。他是英特尔的“内部先生”,他能更好地协助科再奇去疏通内部的组织架构;CFO斯泰西·史密斯也不错,她能在董事会上给科再奇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但这对组合恰恰是英特尔最充满变数的一个。詹睿妮此前一直负责软件和服务业务,它们正在成为财报的亮点,在2013年的Q1,软件业务的收入已经仅次于PC业务和数据中心业务。随着近几年对Sarvega、McAfee、WindRiver、Mashery,英特尔的软件业务已经扩展到安全、企业服务等领域。

今年的IDF(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和去年相比,英特尔的座上宾不再是联想和惠普,而是百度和360。英特尔已经全面从通用级芯片转向了系统级芯片,简单地讲,英特尔未来的芯片会越来越模块化。假定在一个主打游戏的手机上,关于图形渲染的计算能力就会被加强,同样的领域包括安全、资源管理等。也就是说,英特尔以后所说的计算能力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CPU主频,它会更细分,也更追求效率。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要通过软件去实现,如果英特尔14纳米的制造工艺会让它整体领先于竞争对手,那么真正去满足用户需求的是在此基础之上的细分的计算能力,这是高通和ARM都无法做到的。

所以,英特尔的逻辑再简单不过。科再奇在整个制造过程上的经验会让14纳米制造工艺得到最大程度的资源倾斜,英特尔一直在等这一天,科再奇也显然比欧德宁更适合去掌控这个足以重新定义英特尔的技术。

詹睿妮懂的是如何把这些计算能力变现,或者说用一种英特尔并不熟悉的方式去做成这件事。软件就是服务,它有增值的空间,它也让英特尔拥有足够的差异化,从而摆脱制造工厂的形象。

所以,这怎么能叫保守呢?英特尔完全可以用普尔穆特去稳定地让这个庞然大物过渡到14纳米时代。到了那时,也大可不必去改变自己的商业逻辑,疯狂地贩卖技术的复制品就足以了。但通过软件服务就意味着英特尔更像是一个解决方案提供商,它不是提供一锤子买卖的,它要去经营它的客户,这可比卖芯片难多了。

至于在移动芯片的未来时代,英特尔并不想只作为演员,而是成为剧本的创作者,就像它在PC时代曾经做到的那样。但面对着不到1%的市场份额,你觉得老练的英特尔会寄希望于瞬间赶上高通吗?英特尔内部一直认为移动芯片业务会经历一个很长的“隧道期”,所以如果把桑杰·贾(摩托罗拉前CEO)请来,或是义无返顾地把资源导向移动芯片,那么我想用不了几年,英特尔就会出现在高通的收购名单中吧!

横行天下九游版下载

战机风暴

下载中彩网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