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奥马哈亲历记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8:27 阅读: 来源:换向阀厂家

奥马哈亲历记

踏上奥马哈小镇,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查理·芒格的那句话:“大部分人都太浮躁、担心得太多。成功需要平静、耐心,但是机会来临的时候也要足够进取。”是的,不来到这里,很难体会这句话的深意。  奥马哈,真正能让人体会到平心静气中蕴含的力量。

就是这样一座充满宁静魅力的小镇,每年五月初的几天,会向世界展现出她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世界各地4万多名投资者怀着朝圣的激动心情汇集一堂、全世界的媒体争相报道这里的每一个细节、网络直击层出不穷滚动播出,这一切都是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了!  85岁的沃伦·巴菲特与91岁的查理·芒格在《WITH A HELP FROM MY FRIENDS》的音乐及众人激动的掌声和欢呼中进场,两位耄耋老人联袂主持,以难以置信的耐力与体力和追随着他们的股东们持续对话7小时,以至于有中国投资人忍不住要问:“你们保持这般活力的秘诀是什么?难道是喝可口可乐?!”  与往年一样,会场气氛火爆,体育馆座无虚席,充满智慧的传道、授业、解惑,机智的调侃,搞怪的诙谐,冷不丁的幽默;不一样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年50岁了!经历了半个世纪蒸蒸日上的发展,巴菲特和芒格联手缔造了全世界迄今为止最成功也是最令人尊敬的投资公司,股东价值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9.4%,这意味着1965年参加第一届股东大会时股东的每一美元的投资,今天的账面价值高达7694.15美元!每年的股东大会也吸引着数以万计的投资者,如朝觐般虔诚地蜂拥而至,顶礼膜拜他们心目中的“股神”。  在成为百年企业的道路上会继续有什么样的表现呢?巴菲特表示,将会非常注重传承,尽其最大努力树立正确榜样,传达人生信念,寻找一位首先值得信任、其次投资与运营能力兼备的人传承他的衣钵。  股东会于当地时间5月2日9时30分准时开始,开场丝毫没有通常见惯的开大会的繁文缛节。巴菲特和芒格上台落座,每人一罐可乐和一些饼干,股东会便简简单单举重若轻万众瞩目地开始了。  巴菲特在台上自由从容,风趣幽默,说话简短有力,有逻辑性,时而穿插一个小故事和一些自我嘲讽。  在介绍完以比尔·盖茨为首的公司董事会成员之后,巴菲特开门见山地与股东们分享了他前一天天刚获得的BNSF(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铁路公司的年度财务报表,由于该公司各项业务指标自去年以来明显上升,今年将斥资60亿美元更新设备和开工建厂。接着,巴菲特对股东提出旗下房地产按揭贷款商高达20%的毛利润是否合理的问题给出了简洁而明确的回答:“该业务的净利润只有3%。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没有暴利的正常的房地产市场。”  有股东问到有关3G资本(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合力收购H.J. Heinz)的问题,巴菲特认为,3G资本非常擅于帮助企业在严格执行其既定的人力资源规划同时依旧保持高效率的运作,并以汉堡王为例,说明人力资源成本的严格控制与取得良好的业绩之间并不矛盾,尽管很少有企业能够实现这一目标。  当有股东询问一个保持10年盈利的公司所具有的五个特点时,芒格认为,这个问题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因为每个公司都不一样,他们也在不断地学习。  有股东质疑巴菲特向IBM巨额注资的合理性,并把IBM比做一家濒死的老纺织厂。芒格回答说,作为在过去一段时间内,计算机市场的主导者——IBM其实是一家非常有趣的公司,而对该公司的投资时点和购买价格都非常有利,更重要的是,很少有公司能像IBM这样经过数年伤筋动骨式的调整后依然运作良好,“我们过去投资的很多企业都经历过类似的短期调整”。  巴菲特对于“保险行业的黄金时代能否复制?”的回答是:“只要你永远尝试着新机会,那不只是保险行业,任何行业都会拥有黄金时代,我在意的只是收购价格是否有足够吸引力。”  之后,巴菲特和芒格还对诸如公司文化、美联储货币政策、职业经理人的商学院经历甚至亚投行等问题一一做出回应。  鉴于伯克希尔·哈撒韦是可口可乐及Diary Queen等高糖分食品企业的投资人,有的股东担心最新的科学研究和政府监管措施会削弱这些企业的竞争优势,不利于其未来的继续发展。巴菲特表示不担心,这些食品企业会适应消费者新的口味和对健康需求的偏好,继续开发出保持其竞争优势的产品,并预计未来几年可口可乐的销售将持续增长。他还开玩笑地说自己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身体所需热量的四分之一都是来源于可口可乐,如果只让他吃花椰菜和其他所谓绿色食品的话,大概是活不到这把岁数的。  关于市场对美联储加息后果的担心,巴菲特坦率地承认,他和芒格对这一问题也暂时没有非常确定的答案。美联储资产负债规模的膨胀目前看来还没有产生什么负面的影响,未来会发生什么,谁都说不准,但至少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为它所能遇见的一切未来可能性(比如联储加息)都做了预案,“我们能保证的是在任何经济环境下,伯克希尔会比大多数的其他公司要做得更好”。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美元失去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问题时,巴菲特认为,在未来50年内的大概率事件是美元继续扮演国际储备货币的角色;而芒格则对美元的现有发行规模和方式颇有微辞,将其比喻为把印好的钱直接从直升机上洒下去,而不再像过去那样印钞之后首先做基础设施的建设。  有股东直戳泪点要求二老回答“最失败的投资是什么”,巴菲特痛诉1990年在一家鞋厂上浪费了4亿美元,更糟的是这4亿美元不是现金,而是当时等值的伯克希尔公司的股权。时至今日,这些浪掷的股权市值60亿美元。他进一步总结道,每一次用股权做的收购都是错误,“虽然有人曾批评我们的收购太过谨慎,但100倍的过于谨慎也要好过1%的不谨慎呀!”芒格补充道,多利用一些杠杆当然可以取得更快一点的增长,但付出的代价是每天晚上睡觉一直出冷汗,“晚上一直出冷汗多不爽呀,所以想想(杠杆)还是算了”。  关于伯克希尔旗下的保险业务一旦被监管部门认定具有大而不能倒的系统重要性,对公司的整体业绩会有怎样的影响?巴菲特解释道:“规模并不是判定金融机构系统重要性的唯一指标。沃尔玛的规模要比绝大多数的金融机构都大,但走进沃尔玛没有人会产生特别不安的想法。因此,真正的问题是伯克希尔从事的业务是否可能遇到一些会震荡美国金融体系稳定的问题。在上次的金融危机中,旗下的金融机构表现稳健,可能是唯一还在坚持发放贷款的机构。因此,我们认为旗下的保险业务不具有威胁美国金融业稳定的能力和可能。当问题终于回到当前股票估值上时,股东普遍担心的问题是现有高股价和高企业利润能否持续。”巴菲特认为,企业利润指标反映的是美国企业实实在在的经验业绩,至于高昂的股价,则取决于未来利率水平的发展。如果今天这样的利率水平持续下去,很多股票其实是显得非常便宜的。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与芒格几乎异口同声且不止一次地为中国经济、反腐、中国过去及现在的表现叫好,并且毫不掩饰对中国未来发展的信心。巴菲特用了两个“不能相信”来描述他对中国发展速度之快的感叹,相当慷慨而乐观地把中国与美国并称为未来的两大世界超级大国,斩钉截铁地认为美国应当持续密切地保持与中国的合作,共同抵御核武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等可能带来的威胁。  针对过去十几个月翻了两倍的中国股市,巴菲特坚持认为,投资原则应是不分国界的,他本人在世界任何地方的投资都遵循着相同的原则,中国市场的投机力量比美国还要大意味着在中国市场可能有更多的机会被创造出来。人们总是寻找容易的方式(投资),但容易的方式往往是错误的。芒格补充道,如果中国市场有更多考虑价值,而不是参与投机的投资者,中国市场会有更好的表现。他说:“价值投资之外,还有什么称得上是有意义的呢?”  亲历整场会议始末,眼见巴菲特与芒格两位老人这般兢兢业业,内心从激动沉淀为难以名状的感动,真切感受到巴菲特之所以赢得股东们的尊重与信任,除了业绩之外,那份真诚与坦率、真正为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准则下的尽心尽责,很难不使人产生信赖。在伯克希尔的很多股东及控股企业中,有着为数不少的亿万富翁,这些人不必为了讨生活而工作,但是在巴菲特这里,他们可以获得更强烈的成就感,因为信赖,因为巴菲特这穷其一生践行和追寻的变化中的不变、变化中的可持续性,就好像不论财富怎样增长,他依旧住在奥马哈的那栋朴实无华的小屋中。

蔻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