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庆两处市级文物一所剩无几一近乎消失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17:01:32 阅读: 来源:换向阀厂家

重庆两处市级文物一所剩无几 一近乎消失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巴南区的两个日本战俘营怎么都只立了文物保护碑,却没有进行实际性的保护啊?”家住南泉的王先生是文物爱好者,近日致电本报反映:刘家湾日本战俘营正面临垮塌,给当地居民带来安全隐患;梁家边日本战俘营已遭拆除,准备修建其他建筑。

刘家湾和梁家边的日本战俘营都属于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为何会出现王先生所说的问题?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刘家湾日本战俘营所剩无几,“淹没”在民房中

5月13日,记者来到位于巴南区刘家湾的日本战俘营。远远望去,山头上是一片种满蔬菜的田土和现代农村砖房建筑,乍一看,和普通农村并无二致。

步行而上,一路打听,记者才知道,日本战俘营早已所剩无几,被“淹没”在民房中。

在84岁的梁龙芬的带领下,记者看到一些“幸存”下来的战俘营房子。说是“房子”,或许用“断壁残垣”4个字来形容更恰当。

残存的黄泥巴墙,最高的有十多米,墙面风化严重,裂痕随处可见。跟着梁婆婆继续前行,小青瓦屋面、石梯、台基,依稀看出当年的营房遗迹。

“这面墙上本来有很多日本人写的字,但现在没得了。”梁婆婆指着一面保存较为完整的高墙说,再不好好保护,就啥子都没得了!

“以前战俘营好大一片哦,远处看起好得很!” 梁婆婆说,战俘营原本是清道光年间的地主庄园,庄园里有十几个天井。改成战俘营后,里面俱乐部、医院、食堂、操场样样齐全。

梁婆婆告诉记者,解放后,战俘营成了村民的住房。不过年生一久,房子就“不经住”了。“大概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村里人就逐渐开始拆旧房子,然后原地起新房子。”她说。

“土墙要倒不倒的,好危险哦!”

记者注意到,战俘营里一空坝边上立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南泉日本战俘营”等文字,立碑单位是重庆市文物局,立碑时间为2010年8月20日。

“应该是五六年前,就通知不准大家再拆了!”住在空坝旁的村民蒋忠碧说,近年来,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每年都来看。“他们来开过会、拍过照片、量了房子,也登记我们的户口,但不明白为什么,就是没有来修复。”

“不准拆,又不来加固,土墙要倒不倒的,好危险哦!”蒋忠碧说。她家和战俘营的旧房子仅隔一米多距离,记者看到,战俘营的墙壁已经明显倾斜,用手轻轻一捏,泥巴就掉落下来。

“我就怕哪天下大雨,墙垮了砸到人怎么办?”蒋忠碧语气里充满了担忧,说完,她又转身指着空坝另一头梯坎上残留的一壁土墙说:“看嘛,那个角落我们都不准娃儿过去耍,就是怕垮下来打倒人。”

见记者前来采访,背着小孩的村民艾光兰走了过来。“前不久来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说自己是文化局的。”艾光兰说,该男人还带了一个“包工头”,说是让那人看看战俘营怎么修复。

“希望快点开始修,不然太危险了!”艾光兰说,村里人都希望战俘营好好保护起来,可以成为游客参观的地方。

近乎消失的梁家边战俘营

如果说,刘家湾日本战俘营还能寻觅到曾经的踪迹,那么,鹿角梁家边日本战俘营又怎样呢?

“拆都拆完了,说要修医院,我就是搬迁上来的。”记者问路打听,正巧遇到曾居住在战俘营的村民王婆婆,她把记者带到一块残缺不全的石碑前说:“这就是文物局立的牌牌。”

记者看到,碑上只剩下“日本”和“日”字。只有碑下残留的“重庆市人民政府”、“重庆市文物局”等文字,还能证明这块碑的身份。

石碑的左面是一大片荒草和乱石,右边一小块地还有几栋砖房。“说是拆了改建医院,其他村民都拆迁搬走了,这里就剩我们4家人了。” 76岁的村民李文珍告诉记者,前几年,巴南区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来这里勘察,还立了文物保护的石碑,但不知道为什么,房子还是拆了。

“现在战俘营的房子,只剩下这么一点了!”李文珍叹了一口气,指着自家房屋右侧一黄色土墙的老房子说道。

相关部门:完善保护方案和工程概算后实施保护

作为日本侵华战争重要罪证的日本战俘营,为何会落到如此境地呢?对此,巴南区文物管理所所长黎明解释:这和两大战俘营的产权归属有关。

“这两处日本战俘营原本就属于私人,根据《文物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遵循‘谁使用,谁保护’的原则。因此,战俘营应由村民自己来进行维护。”黎明介绍说,抗战结束后,战俘营撤销,其原有土地产权再度归于私人,那些房子解决了当地村民的住宿问题。

不过他也表示,针对现在战俘营在征地拆迁中被破坏这一问题,巴南区已采取了不少措施。“我们已经派出相关人员,对战俘营进行了实地调查了解,并已召开紧急会议,责成相关单位立即停工。”黎明告诉记者,下一步,将依据《文物法》相关规定,在配合南泉卫生院编制完成日本战俘营修缮保护方案和工程概算后,就会立刻实施保护。

针对村民反映的日本战俘营旧址因年久失修而成为危房这一问题,黎明表示,在未来的保护过程中,为避免重复施工,将暂时不对其进行抢险,而是会在方案出炉之后,对战俘营进行整体修缮和保护。在此期间,会派人巡视,对其实行日常保护。

巴南

日本战俘营

据巴南区文物管理所所长黎明介绍,刘家湾战俘营修建于1939年,主要用于关押武汉会战时期国民党军队所俘虏的日军战俘。而位于鹿角的梁家边日本战俘营则修建于1944年,由原国民党军政部第二俘虏收容所变化而来。“当时滇缅战争爆发,国民党军政部第二俘虏收容所一路内迁,最终于1944年8月迁到重庆”。

南昌楔铁

江西兰花苗批发

长沙麦秆打捆机